武冈王勇华律师 电话139-7359-1502
武冈客户咨询热线:139-7359-1502·返回首页·加入收藏
武冈王勇华律师 电话139-7359-1502

审理婚姻家庭案件的十二字工作方法

来源:武冈王勇华律师网  作者:武冈律师  时间:2013-07-12

  婚姻家庭案件是一类比较特殊的案件,这类案件与其他案件有三个不同:诉讼请求可能不同,不仅仅是简单的利益关系,对爱或家庭和谐的诉求与对金钱或利益的诉求往往交织在一起;诉讼证据可能不足,家庭成员彼此所要求的信任会使一些书面证据无从产生;辨清是非的依据不同,不仅要讲法理,而且要讲情理。在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案件中,我摸索出十二字工作法:判前——“取信、洞悉、缓和”,判中——“择优、活用”,判后—— “疏导”。

  一、判前:取信

  取信,指的是赢取当事人的信任。“民无信不立”,审判信为先,尊重当事人,倾听其心声,是赢取当事人信任的基础。法官感情上要始终贴近民众需求,真心为民。做到这一点,法官要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首先是亲和。威严不代表冷漠,中立不意味孤傲。其次是庄重。法官应当具有学者的风范,待人接物要端庄持重,有礼有节。第三是理智。法官应善于调节、控制自己的情绪,始终保持平和的心理状态。第四是谨慎。在审判活动中,要使用热情、规范、准确、文明的语言,避免行为的随意性和倾向性。法官正确的言行举止,可以使当事人保持头脑冷静,创造一种融洽和谐的气氛。

  有一起案件让我颇为感慨。在那起案件中,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因房屋交换纠纷起诉继女,但因法律依据不足,其诉请没有得到支持。但是败诉后的老太太却送了一面锦旗。原来,由于我们耐心向老太太讲解了法律规定,而且在老太太离开法院时把她搀进电梯,并叮嘱路上小心,老太太就认定了法官是好人,官司输了也认了。

  二、判前:洞悉

  洞悉,指的是洞悉当事人的内心世界。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在婚姻家庭案件这类特殊案件中,当事人许多内心深处的想法,并不愿意让外人知道,包括居中裁判的法官。因此,在诉讼书面材料这一表象下,当事人真正的意图被有意或无意地掩盖了。“明者视于冥冥,聪者听于无声”。法官要多学习一些心理学的知识,在接触当事人时认真察言观色,洞悉当事人内心的真正意图,这样才能对症下药,化解纠纷。有一起母子房屋纠纷案件就能说明这一点。该案中,王某持母亲武某的图章、身份证将一套动迁分得的房屋产权办至自己名下,而武某起诉该行为无效,获得原审法院支持。二审中,经过调查发现,武某曾亲自到场协助王某办理产权。为何武某出尔反尔?经过向武某深入了解,才发现该起案件虽然案由为房屋买卖纠纷,其实案件后面掩盖的是武某的日常生活照顾问题。该案起因是王某夫妇另行购置了房屋,导致武某独居系争房屋,生活上缺少人照顾。发现问题的症结后,我们耐心与当事人进行沟通,主持双方满意地达成了调解方案。

  三、判前:缓和

  冲突的缓和,能促使当事人理性地对话与谈判。诉讼程序的一大作用就是消除角色紧张,提供一种特殊的自由讨论、沟通的场合和方式。利用程序,法官可以安排当事人先后听取对方“陈述”及“辩论”,避免“吵架”。在当事人把话一吐为快、怨气适当舒缓后,绝大多数当事人是能够积极配合审判的,甚至会心平气和地谈调解方案。

  在我主审的张某与殷某离婚一案中,这对夫妻闹矛盾分居已经两年有余,且第一次诉讼判决不准离婚。现在,第二次诉讼一审判决离婚,二审再做夫妻和好工作,难度相当大。然而我发现,这对夫妻虽然感情破裂,但起因却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且又因双方父母掺和,增加了诸多误会。为了挽救这个家庭,我们主持了约四个小时的调解,让双方分别将心中的怨气一吐为快,并且居中对双方提出中肯的批评和建议,并引导双方“思前想后,”“思前”即多想想夫妻关系融洽时互敬互爱、暖意融融的美好时光,“想后”即让当事人清醒地认识到离异家庭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及可能给子女造成的伤害。经过多次调解,双方最后满意地签收了夫妻和好的调解书。

  四、判中:择优

  择优,是指帮助当事人协商优选调解方案。法官在组织当事人调解时,可以适当利用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以及对法律法规的熟悉,在兼顾各方利益、考虑诸多方面的基础上,根据当事人的实际情况帮助他们就有关财产分割、子女处理的多套调解方案进行研究、分清利弊、择优选用。

  在一起离婚案件中,原审法院判决离婚的叶某、周某各自直接抚育一子一女。案件上诉后,我发现,周某长期在外经商,且与另一女子已经生有一子,故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但周某又不同意失去对孩子的监护权。为此,我们建议当事人采用一套监护权与实际照顾相分离的方案,儿子由周某抚育,女儿由叶某抚育,但两个孩子平时照顾均由叶某负责,周某给付适当抚育费。而在另一起涉及子女抚养的案件中,考虑到子女仅随一方生活会割断父母与子女的血缘亲情,且单亲家庭不利于子女成长,我们建议当事人采用每半年轮流抚养子女的方案,当事人欣然接受。

  五、判中:活用

  活用,是指根据案情灵活适用法律。将法律规范适用于处理具体的案件,并不是一个死板、机械的过程,而是一项创造性的活动。法官要正确地把握法律制度所预设的价值追求,并将自己对法的价值的认识融于法律的解释之中,以作出符合法的价值精神的公正裁判。

  我审理过一桩3岁幼童起诉要求确认被告是生父的二审案件。被告承认有过同居史,但认为孩子的出生证上签字的那位男士就是孩子的父亲,且拒绝做亲子鉴定。母亲则称当时为了顺利出院找同学“帮忙”在孩子出生证上代签。二审中通过亲子鉴定否认了签字者与孩子的血缘关系。在被告拒做亲子鉴定的情况下,此案陷入了伦常与法律的两难困境。我在这一案件中提出,在原告母亲与被告存在同居关系、原告出生时间与同居结束时间符合通常生育规律且在出生证上签字的“父亲”并非生父之后,原告一方的举证义务就基本完成。如被告不能对其否认亲子关系成立提供相应证据,法院可以据此推定被告系原告生父。该案判决后,也有人怀疑这种推定的正确性。但在后来被告申请再审的程序中,他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显示他就是孩子生父。

  六、判后:疏导

  疏导,是指判后教育和疏导当事人服判息讼。众所周知,婚姻家庭案件具有很强的伦理道德性,很多情况下光靠判决是不能真正解决矛盾的。“法外仍是责,庭外还有情”,“案了”不代表“事了”,每一个法官都要将审判的战线延长,重视结案后的延伸服务,真正为民解忧。比如,在一起变更抚养权的上诉案件中,女方以孩子跟男方在外地生活条件不如上海为由要求归其抚养,而经过观察,我发现孩子对母亲的呼唤无动于衷,关系极为生疏。从孩子的利益考虑,对此案我们作出了改判。但是,判决后,女方提出申诉,并四处告状,在我们多次耐心说服下,女方慢慢认识到自己其实并没有真正为孩子的利益着想,解开了思想疙瘩,表示愿意撤回申诉。